in ,

拍下过 记住过 好过拥有 我的胶片摄影初体验

 

 

作者 绵的绵,中关村应用文理学院在读软妹,爱好摄影。

 

在当模特被摄影师拍了接近一年之后,看着别人镜头下的自己,我突然萌生了买相机的念头。买什么相机好呢?如果买个好一点的数码机,预算又不太够。之前一直给我拍照、我的胶片启蒙者尧神说,买个胶片机吧,一千多就可以买个差不多的,你看我给你拍了好多胶片,多好看。正好刘蛋白跟我说:“我这里有一个胶片机,你先拿去玩呗。”

 

她的胶片机是佳能AE-1。之前就在电影《只想爱着你》里看到过它的身影,宫崎葵和玉木宏拿着它在校园里到处拍照的场景,让人陶醉又难忘。外形复古,银黑配色,特别是生产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这一点,实在是很吸引怀旧的我。十一月某日下午,我和刘蛋白完成了神圣的相机交接仪式,在没有任何摄影经验的胶片摄影技术的情况下,刘蛋白给我简单的普及了一下光圈、感光度、快门速度和对焦的知识,她就被我拉着去当了模特。用着自动档的光圈,从五四体育场到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的三角地,我们拍遍了大半个校园。

Canon AE-1  Kodak colorplus 200 彩负

我的第一卷胶片

 

作为一个新手,将胶卷寄出、等待胶卷冲扫好的过程无疑是煎熬的。现在冲洗胶卷也很方便,将胶片寄到专门可以冲洗扫描的地方,几天后便可以收到电子版的照片,然后店家再把你的底片寄回,淘宝上有很多店铺可以供你选择。如果你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去专门的暗房亲手将你的底片冲洗、放大。虽然这个过程只有短短几天,但那种渗透在生活每个细节的紧张和焦虑,足以让你寝食难安,但其中还是带着一丝小小的期待。我拍的胶片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焦没对好,曝光会不会出问题?但是收到冲扫好的胶卷的时候,所有的焦虑都烟消云散了。不管照片拍的好坏,仅仅是看到它们,那种开心都无以言表。

Canon AE-1  Kodak colorplus 200 彩负

Canon AE-1  Kodak colorplus 200 彩负

 

拍完第一卷,我马上入手了自己的佳能AE-1。因为之前当模特,所以刚接触胶片也很想拍一些人像。从可爱的学妹,到男朋友,再到放寒假回家拍了高中以来就认识的情侣和学姐,我初步体验了胶片人像拍摄的魅力。

Canon AE-1  Kodak colorplus 200 彩负

 

Canon AE-1  Kodak colorplus 200 彩负

(我只会把人放在中间拍,构图完全是渣渣)

 

Canon AE-1  Fujicolor C200 彩负

我自己比较喜欢的这张,拍的是我的妹妹。小家伙今年八岁,托腮看电视入迷了,阳光照进来显得脸上毛茸茸的,便拿起相机捕捉了她的神态。

除了拍摄人像之外,我买相机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记录生活。所以我并不是十分需要一个特别高端的相机和多么昂贵的胶卷,身边有那么多美妙的时刻转瞬即逝,我只是想以某种形式去记住。用胶片记录的魅力就在于,隔了一段时间你将它们冲洗出来,照片上面的每一个颗粒都仿佛是从你按下快门那一瞬穿越过来的时光因子,将你再次拉入当时的场景。时光的重现,光与影的交错,以及拿到底片时触手可及的真实感,这种奇妙的体验每次都令人回味无穷。

Canon AE-1  Kodak colorplus200 彩负

十二月 五道营的猫和我最喜欢的live house

 

Canon AE-1  Kodak supergold200 彩负

圣诞节 和男朋友在三里屯的五百色口红展

 

Canon AE-1  Kodak ProImage 100 彩负

Canon AE-1  Kodak supergold 200 彩负

十一月深秋的静园和二月大雪后的静园(雪天对焦简直是要瞎了)

Canon AE-1  Kodak supergold 200 彩负

记一次和刘蛋白一起逛街

Canon AE-1  Kodak supergold 200 彩负

地铁四号线

Canon AE-1  Kodak supergold 200 彩负

十二月 五道口 碰见一次求婚

Canon AE-1  Kodak supergold 200 彩负

寒假结束回北京的高铁(非常巧合的是,寒假回家和回学校的两趟高铁上,到站时我耳机里放的都是陈洁仪的《早去早回》)

Canon AE-1  Kodak supergold
200 彩负

三月 学校工地

 

就我个人来讲,胶片要比数码给我带来更多的乐趣。它让你思考每一次按下快门的意义,每按一下快门,就好像在黑暗中上演了一场黑白或者彩色的魔法。我不用为在毫无思考地按下的几千下快门产生的千篇一律的照片中为了找出一张完美的照片而感到头疼,甚至可以偷懒不用怎么修图。不同型号的胶卷、不同型号的扫描仪出来的胶片效果和风格不一也让我乐在其中。还有很享受的一点是,当我把照片发到社交网络,有人问我用了什么相机,怎么调的色,我回复他们说是胶片机,没有调色和任何后期处理时他们的反应:怪不得这么有质感!

 

从拍下第一张胶片的那刻到现在,我每次按下快门都是享受的,每次等待胶卷冲洗好也都是期待的。为每一卷胶卷翘首以待,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每一张照片敝帚自珍,这就像是我和生活的一个约定,是我好好对待生活的回赠。

 

陈奕迅在《沙龙》里唱,“虽则那即影即有售罄,菲林都已拆走”,在数码大潮浩浩荡荡的今天,仍然有无数的年轻人拿着胶片机表达着他们的态度和热爱,一遍又一遍强调着胶片的情怀和仪式感。但是,如果只是为了“情怀”和“格调”二词而选择胶片机,胶片也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胶片摄影其实也无关情怀,它只是你与自己对话、与你周围的环境对话的一种方式而已。或者说带来情怀的不是胶片,而是你在拍摄时、拿到成片时,你心里一直复杂默然着、隐约埋藏了很久却被突然勾起的一丝说不上来的感觉。当我拿起相机,我仿佛变成另外一个人,又仿佛离最初的自己更近了一些。通过我的镜头,我也认识到了更真实多样的他人。

 

我感谢胶片带给我的所有。我感谢镜头里的美好事物愿意等我慢慢对好焦让我能凝固住那哪怕千分之一秒的时间,也感谢那些由于我对焦慢了一拍而错失但又因此永远留在我脑海里的美丽、遗憾的瞬间。感谢胶片为我的生活带来的改变,感谢胶片让我结识了很多朋友。另外,我还要感谢胶片的十分重要的一点是,爸爸年轻时也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之前家里也有胶片机。我买了相机之后,好像突然勾起了他被生活掩埋已久的兴趣和回忆,我们俩的对话也比以前多了。要知道我进入青春期之后,我俩的互动可谓是少之又少。

Written by 相机来福士

得罪了方丈还想跑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外形不够“娘炮”所以不被关爱的 Leica M5

真正的Leica数码M登场——Leica M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